【媒体报道】合同注册组织作用显露

发布日期:2014-03-18

         作为新药研发领域社会与专业分工的产物,“合同研究组织(CRO)”在上个世纪80年代应运而生。而随着专业化分工的更加细化,“合同注册组织”或“合同法规事务组织”(CRAO,Contract Regulatory Affairs Organization)的概念被进一步提出。业内专家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CRAO的角色和作用越来越得到充分的认识与重视。

  应运而生:专业组织满足专业需求

  资料显示,药物从最初的实验室研究到最终上市平均需要花费12年的时间。在进行临床前实验的5000种化合物中只有5种能进入到后续的临床试验,而仅其中的1种可以得到最终批准。未来随着新化合物的发现逐渐减少,这个过程将更加漫长。

  “从新化合物的发现到新药成功上市,药品研发与注册这两个工作密不可分。”北京康利华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康鹏程指出,研发工作应该是有目的、有目标的,研发过程要制订方案和计划,要依据和满足法规要求、注册技术指南、注册审评实践和科学原理,要收集和获得有用且符合要求的包括“有效性、安全性和质量可控性”的药品信息。注册工作则是将药品研发的信息提交给有关部门供评审和批准的过程。药品研发的信息是按规定和要求来撰写和提交的,同时在这个过程中还要准备GMP符合和接受GMP检查。“研发的后续工作是注册,但是注册不是被动等待研发的结果,而是要以注册的标准去规划、指导研发工作。”康鹏程强调。

  康鹏程表示,就目前我国制药公司的研发与注册能力而言,可以分为强研发强注册、强研发弱注册、弱研发强注册、弱研发弱注册、无研发无注册等5种类型。据初步估计,第一类为极少数的大型、外资、合资公司,约占10%~15%;第2~4类公司占绝大多数,约65%~75%;最后一类公司约占15%~20%,甚至更高。

  康鹏程指出这样的现实:“在研发能力方面,不少中小制药公司没有研发团队,或力量薄弱,或根本没有懂研发的人才;没有现代研发的意识和理念;没有或缺乏研发经验;没有研发的设施和条件。在注册能力方面,没有注册团队,或力量薄弱,或严重缺乏注册人才;对法规和指南的要求了解不全、不深或甚少;没有注册经验,更不了解法规和指南以外的审评实践;没有意识和能力根据法规和指南的要求及注册经验去规划和指导研发工作。”

  事实上,一个制药公司成为“强研发强注册”类型是困难、高成本的。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合同研究组织(CRO)与合同法规事务组织(CRAO)应运而生。前者,专业从事药品研发工作;后者,专业从事药品注册及各种法规符合事务。康鹏程认为,“CRO与CRAO的优势在于,他们有着专业团队、专业运营、专业经验、专业资源,可以共享资源,分担成本。”

  各有偏重:CRAO与CRO互补不足

  有分析显示,2012年CRO公司获得的资金和药物研发成功数目继续上升,尤其是一些大型、多样化、着重于后期研究的全球性CRO公司从中受益最多。对此,北京经纬传奇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蔡绪柳表示,“对于大多数制药公司而言,部分或全部委托CRO是现代专业分工的必然选择,这样的新药研发更专业、更有效、更易得结果、更易成功和降低成本。”

  然而,CRO的服务也存在局限性。蔡绪柳分析,从专业分工的角度来看,几乎没有全能的CRO,许多CRO往往只是专注于某一领域的研发,如药学研究型CRO,偏重于原料药、制剂领域的药学研发,即CMC研发;安全性研究型CRO,偏重于药效、药理、毒理与安全领域的研发,也称为临床前研究型CRO;临床研究型CRO,偏重于一般临床研究、生物等效性领域的研发。此外,还包括定制生产型CRO,偏重于新药创新过程中与生产级工艺相关的研发;政策咨询型CRO,偏重于新药研发咨询、新药申请报批等。“而我们主要从事的第三方稽查也称为合同质量管理组织(CQO),专注于临床研究质量的调查与过程控制,服务对象是参与临床研究的任何一方”。

  康鹏程指出,实验室研发终究要转化为工业大生产,但不少CRO公司没有意识,或不重视,或没有能力关注和实施GMP;没有意识或没有能力整体把握安全、有效和质量研究,特别是它们之间的相互影响和关系。在特定情况下,CRO公司与委托人的关系可能转化为矛盾的利害关系,例如在项目进展不顺利或没有预期结果时,CRO公司不可能站在委托人的立场上。另外,目前CRO公司的行业道德规范和能力水平也参差不齐。

  “遴选与评价困难、预判与监控困难、争议解决困难等已成为CRO委托过程中最常见的问题。”康鹏程表示,近年来他就接触到不少这样的案例:一些CRO公司因研发能力弱、项目进展不顺、消极应对等从而导致新药研发项目半途而废。

  “在制药公司与CRO之间,选择一个合适的CRAO是解决问题之道。”康鹏程认为,“CRAO起到的作用包括,代表制药公司遴选评价CRO;参与CRO研发策略和研发方案的制订;对CRO的工作进行预判、监控和结果评价;整体把握安全、有效和质量研究及其相互影响和关系;关注和实施注册与GMP的衔接;弥补CRO的其他缺陷;在项目进展不顺利、没有预期结果或发生争议时,作为专业的第三方为委托人争取利益等。”

  “注册外包是研发外包成功的基础和保障,CRAO对加快新药研发成功注册是有益的,对某些公司甚至是不可或缺的。”康鹏程如是说。

记者手记 >>

各寻定位求发展

  10多年来,发达国家的医药企业在新药研发活动的巨额成本压力下,大力削减研发开支,并把越来越多的研发工作外包给印度、中国的CRO公司。中国本土的CRO行业由此经历了一个急剧发展的阶段,涌现出化合物研究外包、原料药研究外包、临床前研究外包、临床研究外包等细分领域的研发外包。

  事实上,CRO最早仅指临床研究型CRO,后来行业人士逐渐认识到第三方专业CMC研究组织、安全性评价实验室等也应纳入CRO的范畴,于是就有了药学研究型CRO、安全性研究型CRO、临床研究型CRO等。

  需要指出的是,CRO中的R是“Reserch”,即“研究”;而新药申报及关联的GMP符合工作是典型的法规事务(RA)工作。换言之,CRO与CRAO中的R是不同内容的工作。而由于CRO工作本身的延伸性,一些CRO其实也囊括了临床数据管理、临床试验稽查、生产工艺定制、新药注册申报等服务内容。例如,在药学研究型CRO公司中通常也设有RA(法规事务)的岗位或部门。但事实上,由于其主业是“研究”,在RA的配备、管理、运作方面势必存在短板。采访时专家也指出,目前国内领先的CRO,有的RA工作比较薄弱,这也是业内开始强调专业CRAO的重要原因。

  可喜的是,随着医药领域专业分工的日益深入,各类研究外包机构、第三方服务机构都在重新定位自己在这个产业链中的价值与角色。例如,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药明康德新药开发有限公司创建之初,在发现化学合成领域展露实力,近年来又新增了包括分析服务、工艺研发服务、API生产服务、药理学、制剂、基因组服务、抗体及生物诊断试剂的生产和销售服务以及临床研发和产品注册等一体化服务。北京经纬传奇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定位于质量管理,通过项目稽查、提供咨询和培训,确保参与临床试验的各个机构都能按照GCP(或ICH-GCP)、标准操作规程和相关法规要求实施临床试验。北京康利华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则主要从事国内外药政与健康产品法规符合专业咨询,业务内容覆盖药品及相关产品的国内外注册、新工厂设计、工程咨询与GMP认证等。

  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是CRO还是CRAO,从无到有,从小做大,都有着一套自身的发展逻辑,也都在随着医药领域的风云变化勾勒清晰自身的成长线条!



2014年3月18日  来源:《中国医药报》记者  白毅